• Personal
韩芳远

      那个角落在二楼通往三楼的楼梯背面,一个我曾经每日经过却从不驻足的地方。

      这片不算宽敞的空间里,三个蓝色的矮“圆柱”席地而坐。“圆柱中心是空的,中间各放着一个圆圆的白桌。得了,我不跟你绕圈子了,这就是三个半包式的沙发。

      这三个圆坨坨的开口处正对着一个占据了整面墙的落地窗。窗外,春初夏末时萦绕的白色浓雾早已散去,凝结成一朵朵厚厚的积云,带着夏日的清爽和活力,漂浮在山头上,时间的变迁改变着云和山的颜色。我喜欢看这些云和山的羁绊,牵牵绕绕的好像画本里的爱情故事。阳光撒过,橙黄的光打在蓝色的椅背上,透出一抹绿意,萦绕在我眼前,好像是邀请我参与绿山和白云的羁绊的邀请函。我喜欢一个人参与这些小故事。

      空闲时,我喜欢将奢侈的时间大把大把的挥洒在这片角落。我并不孤单,总有一个伙伴陪同我一起出席。有时是一本书,有时是一份作业,更多的时候是一份晚饭。高高的蓝色椅背将生活里喧嚣的一切隔离,忙碌间抬起头,望望窗外的风光,好像整个世界里只剩我一个人。

      我是最近才发现这块儿风水宝地的。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少女时代的我内心的思绪更是像一团被颠来倒去的毛线,解是解不开的。高一一年,我仿佛和友情谈了一场恋爱。猜忌,彷惶,害怕被冷落,恐惧被孤立。自己臆想出的复杂情绪让我纠结不已,可说到底,就是害怕孤独,害怕没有朋友。

      可是孤独是个好东西。没有孤独,我可能永远不会体会到夏天的积云在不断变迁的阳光下是多么的柔和而神秘;没有孤独,我可能永远也无法感受到独自品尝食堂糟糕的饭菜背后对生活满足的小确幸;没有孤独,我可能永远也找不到这座喧嚣的校园里究竟有多少舔舐疲惫的安静的好地方;没有孤独,我可能永远也不懂如何看见远方更好的自己。

      我以前多怕孤独啊。就像冬日里冰冷刺骨的水,我们躲之不及 唯恐沾上一星半点。这么多年那冰冷的水始终滴滴答答的浸湿着我的头顶。 可当有一日,被逼无奈下 我战战兢兢的举起那蓄了十几年的冷水,举的高高的 约过头顶,再猛的倾盆而下…

      那感觉真是 好极了!

      我从未如此贴近过自己,仿佛那盆冰山彻骨的贯彻了我,从我的眼到我的心,再到每一个感官。浸透每一根发丝,浸透那哑了的喉咙,浸透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而我的灵魂忍受着彻骨的寒冷,在之间穿梭。

      我顺着这贯穿我的冰凉…

      吸…

      出乎意料的清爽!

      呼…

      睁开眼,山和云的羁绊已经换了一幕又一幕,黑夜吞没了橙黄的光,整个世界重新变回蓝色,可我却不再感到寂寞和孤独。因为我感受到了独处世界的繁华。

      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孤僻的角落,那儿坐落着一个半包式的蓝色沙发。风透过面前那扇落地窗,和着橙黄而暖的阳光,将里面的人一头的烦丝和一身的阴影往后吹,吹向一个很遥远的地方。而我们之前从来没看到过这一幕蓝黄交织的美景,因为他的外面裹着一层厚重的蓝色套子。

      我小心的拨开这层蓝色的套子,适应着刺骨的寒凉。我生怕把自己冻坏了,生怕我这最后一点坚持的热忱会被永远的冻坏在这片蓝色的海洋里。可是我没有,我像是走到了这段雪路的尽头,清冷的风清爽而舒畅,一丝丝暖意从我的心里发出来。原来我也可以温暖我自己。

      在那个孤独的角落里,我才发现,以往的我从未如此透彻的感受过自己。

 

 

  • Non-Feature
  • Prose